椴修

[酷拉皮卡的故事]4

酷拉皮卡回过头,一个女人正微笑着看着他:“小弟弟不要做大梦,还是好好读书的好,猎人考试可是十分危险的,小孩子家家的,还是快回家吧,别让父母太担心。”
酷拉皮卡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眼,看起来并不像是坏人的模样。他已经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了,不需要再在这儿多留,于是按下关机键站起身来。
出于礼貌,他还是简短地回答:“好。”
女人笑了笑,抖了抖手里的报纸,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继续读了下去。
就在这时“碰”地一声,门被粗鲁地踹开,几个带着口罩和墨镜的人走了进来,领头的手里持着枪。
“不许动,把手都举起来!”
这些人是谁...是歹徒吗?看着冰冷的枪,酷拉皮卡睁大双眼,好不容易才弄清楚现状,缓缓举起了手。
歹徒...幻影旅团...想到这里,他看向蒙面人的眼神也痛恨了起来。
这些社会的蛀虫,伤人夺命,破坏家庭,这些人都该死。
他们窟卢塔族从来没有招惹过这些人,却全被...全被那么残忍地杀害。
脑海中再次闪过那满是鲜血的场景,酷拉皮卡仿佛又闻到了那股令人发晕的腥味,一时间,幻影旅团的形象在他眼里和这几个歹徒重叠了起来,心底怒火越烧越大。

“女人,站起来,举手。”冷不丁,持枪的蒙面人把枪口移向了他身旁。
这一声把酷拉皮卡从族人死亡的影像中唤醒,他微微侧头,看到女人仍旧平静地坐在娱乐室的黑色的皮沙发上,光滑的长腿搭在另一条腿上,整张脸隐藏在了报纸后边,黑裙让她看起来像是和黑色沙发溶为一体。
这时酷拉皮卡才想起屋子里有生命危险的还有另一人。
她没有回答歹徒,只静静地看着报,桌上的茶缓缓冒着热气。
这女人...她到底在做什么?酷拉皮卡惊奇地看着她,这个时候假装顺从,说不定一会儿还能找到逃脱的机会。他不禁为她感到担忧。
“我数三下,把手举起来,和我们出去。” “嘎啦”,蒙面男人给枪上了膛。他把手放在扳机上,向前踏出一步。
酷拉皮卡瞪着眼看着眼前的一幕,他似乎可以想象,族人死前也有人用枪这么对着他们。
如果当时他在家,他会怎么做?他能做什么?现在这一幕再次发生,他该怎么办?不行,不能这样。这些事情不能再次在他眼前上演一遍。
他不想再看到死亡。
深吸一口气,那天血腥的气味仿佛又环绕在他鼻尖。
他胸口一闷,不禁低下头捂住嘴,感到胃里之前吃下的食物一阵翻涌。
不行,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,这个声音不停地说着不行。
不行。不能这样。
不行。不能看到无辜的人死亡。
不行。
不行。
不允许。

“3。”
轻轻吐出第一个数字,男人向前走了一步。
“2。”
没有任何停顿,他又朝前踏出一步。

不允许。
做出那些事的人也不可原谅。
怎么能原谅呢?那些生命那些感情突然就被抹灭了。怎么有人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。他们怎么可以?
蜘蛛...
幻影旅团...
他一定要他们所有人都尝到代价。

再抬起头时, 酷拉皮卡所见的一切都变成了血色。

男人刚要说一,一个影子像疯狗一样大叫着窜了过来,重重地在他肚子上踢了一脚。
“彭”,剧痛之下,他不禁手臂一歪,不小心按下扳机朝着女人斜上方开了一枪。天花板被打穿,油漆和砖头的粉沫刷刷地往下飘落到了女人的热茶里。
再回神往前一看,刚刚站在前方色黄毛小鬼已经不见了。
不好。男人心里顿感不妙。
然后他身上一重,有什么扒在他身上抱住了他的脑袋。
一道黑影朝他眼睛刺来。
男人闭上眼脑袋一偏,死命想把人从身上甩下来,可是仍是徒劳,他感到眼前一黑,惨叫出声,右眼眶中一阵让他整个脑袋都要炸裂的剧痛。他左眼一动,看到右边诡异地冒出一只血淋淋的手握着一颗眼珠。

“我的眼睛!”男人不管不顾地尖叫起来,一手护住左边的眼睛,一手捂住血流不止的右眼眶,想把身上的人甩下去,但是那人却从后边勒住了他的脖子,越勒越紧,让他连叫都再叫不出声。

红色,眼前都是红色,越来越红,最后变成了妖异的猩红。酷拉皮卡骑在男人身上,双腿死死的勒住他的脖子,用尽力气一拳一拳地朝他脸砸去。
这一拳,给母亲。
这一拳,给父亲。
这一拳,给派罗。
这一拳,给村长。
还有这一拳...
不行,不行,一拳根本不够,还要更多。
要多少拳才够?要多少拳才能公平?
要多少拳他们才能活过来?
一拳根本不够。
每个人要一千拳。
一千也不够。

男人整张脸被鲜血覆盖,口罩也被血染透,酷拉皮卡似乎忘记了一切,只麻木地往他脸上落拳,温热粘稠血溅到了他脸上,金发上,衣服上。

女人终于放下报纸,看了眼脏兮兮的茶水,款款站了起来。
她看着酷拉皮卡和男人皱了皱眉。
“咦,现在的小孩都这么鬼畜了吗。”说着忽地从背后拔出两把长刀来。

其中一个歹徒看到她抽出武器,连忙举刀向她冲来,女人叹了口气,不慌不忙地往旁走了一步,转身连刀都没从刀鞘抽出,朝歹徒后颈随意一敲。
连看都不看身后倒下的人,她拔刀出鞘,一刀甩出刺中另一个歹徒的膝盖,同时她人也到了另一个歹徒身前,飞出一脚,歹徒重重地撞到了墙上。

解决掉剩余的人,她看着仍在男人身上打他脸的酷拉皮卡,摇了摇头,然后蹲在膝盖上插着刀的歹徒前。
歹徒吓得一缩,他从没有见过身手像这个女人一样厉害的人,刚刚在弹指间,她如同鬼魅般就把三个成年男人摞倒。

她想要干什么?

“把手伸出来。”女人琥珀色的眼眸静静地望着他。歹徒见过很多双眼,有的混浊,有的麻木,有的狠毒,也有的贪婪灵巧,唯独这一双眼,让他想到了夕阳夕下身处异乡的旅徒。有些疲劳,有些看惯人世的麻木,但是这一切都无法影响他继续走下去的坚持。
歹徒一时没反应过来,在呆愣中伸出双手,又在呆愣中听到“喀差”一声,一套冰冷手铐被套在了自己手上。
女人轻笑一声:“抢劫抢到了公务员身上,运气真是爆表。你们被逮捕了,我是赏金猎人清。”

评论

热度(2)